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5999tk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散文精选 > 正文

温 安 萦 梦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11-14 10:18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温  安  萦  梦

 
郑红弟(福建)
 
梅雨季节的一个周末,雨后初晴,龙溪河畔水光潋滟,春光旖旎,风荷正举,无意间,看到亲戚用手机给拍得照片,不由得一阵心酸,一个很自恋的我,每每把自己晒在微信朋友圈中,总有得到“晴朗”的点赞。而今,白日里的心悸,夜里的梦,丝毫没有把我带入“晴朗”的日子里。
照片还在手指中漫无目的地翻来翻去,一帧以“风吹麦浪”为背景的石拱桥出现在我的视野:温安桥,县级文物保护单位,座落东源乡西宅村尾,又称曲丹桥,长25米,单孔跨径18米,宽4.7米,高11米,为石拱桥,清咸丰六年(1856)建。我想起那个名叫“晴朗”的文友,曾经嫁到这个小村。只会写诗不会煮饭的她,后来成为家庭主妇,无数次从这里出入,城里城外,桥上桥下,是孤独的倩影。一把红雨伞,几多心酸泪,诠释了“曲丹桥”的看似烂漫的含义。
 
 
 
涧险泉声疑度雨,川平桥势若晴虹。漫漶的回忆中,似乎有她的影子和我一起走过这座藤萝迷漫的古桥。那时的她对这里的一切充满新奇:老藤的名谓、石板的年龄、碑刻的作者、花草的姓名……连溪里蹦出的小鱼儿,都诱使她褪去鞋袜,在水里蹚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来。曲丹桥上的青云,小溪畔的青草,田垄里的青豆,还有我们的青春都在这里焕发。
因过竹院逢僧话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无忧无怨的日子过了没有多久,“晴朗”的母亲便不见了。她的母亲和我是一样的病症,只是上苍并未待见她,待到积劳成疾,已经是晚期,即使内心再有不甘,也挣脱不了死神的召唤。“晴朗”匆匆从校园归来,无数次梦里呼唤天国里的母亲。孤独到了相当无助的时候,无奈寻求心灵的寄托,从这座桥上走过去,匆忙接受自己一生的寄寓。而自己照顾自己的日子过得并不顺畅,这座曾经洒满笑声、浪漫如飞的桥,成了她顾影自怜的印记。耳边不禁响起放翁那首《长相思》:桥如虹。水如空。一叶飘然烟雨中。天教称放翁。侧船篷。使江风。蟹舍参差渔市东。到时闻暮钟。
 
 
 
流年川暗度,往事月空明。在我消失了的那些时间里,她日日期待有晴朗的天气,期待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三天三夜,她的默默祈祷,终于等到了我“生”的消息。我蹒跚归来的时候,已经是春寒料峭。桃花久久难开,断崖式的冷热交替,令人无所适从。有阳光的时候,她匆匆赶来,陪我在柳边漫步,一同欣赏水里的时光。然而好日子并不多,雨水隔帘,经常止住了彼此刚刚靠近的脚步。为了生计,她难以有更多的时间,更没有休憩的心情在桥边行走。我的思绪不经意又被放翁带入《沈园》的诗句中: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雨霁虹桥晚,花落凤台春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时光荏苒,我与“晴朗”已经多年不见。偶翻《柘荣县志》,却发现这曲丹桥(温安桥)是清朝一个名叫魏殿成(号桂岩)的慈善家,领着范成、燮成、书成三个弟弟及子侄辈,于咸丰六年(1856)捐资兴建的。他们先后捐资7200余两银子,同时还建造了横跨龙溪的仙龙桥、龙溪桥和溪坪桥。清道光举人、柘洋籍的清流县训导袁万青在《三桥合记》中写道:“今上五年乙卯春,桂岩寿八旬,模齐亦周花甲,迭为举觞,甚盛事也。桂岩顾乐之,谓群季曰:后山桥石历有年矣,散掷抛没,前功尽竭,卒成之。乃命长子太学生例授同知衔宗序、次子岁贡生分发训导宗孝出资一千串相助为理。遂于蒲月雇泰顺石匠刘正电,仍在后山补采石料,运至转兜砌之,翼以扶栏,与仙龙、龙溪同,而丈尺广阔抑而过之。阅两载竣事,约计由桥而路、而亭、而马腿,共同金钱二千六百两有奇。若合三桥之费,则总用大钱六千二百两有奇。今而后,戴笠乘舆,由南而北者到吾柘,既可免陷溺之苦;由北而南者到吾柘,亦无有洪涛之惊,不诚一大快事哉!……以三桥成有日矣,而是桥独未有以名之,因请于余,余无以辞也,为颜之曰:‘温安桥’而笔之,以此后之闻模齐各兄弟之风而起者,其将有鉴于斯文。时咸丰六年,岁在丙辰。”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温 安 萦 梦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