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5999tk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童年的打瓜园(小说)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11-14 01:44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童年的打瓜园

 
文  /  张国星
 
故乡—在一个半农半牧的沙地草原上。
这里有一种以产籽为主、瓜瓤沙甜清润可口的瓜,名叫打瓜。打瓜喜欢在北方的沙土地上生长,宜雨水适当,春天种上,由人锄锄草,看管起来,到中秋节前后便瓜熟开园。当你选个碗大的蔓短须干的主根瓜,瓜皮光亮,用手一敲,发出微颤地“砰砰”轻响,随即立掌朝瓜一砍。“咔嚓”一个熟瓜打开,那亮沙沙、黄莹莹、水灵灵的瓜瓤便呈现在你的眼前,口水马上就会流出来;吃瓜只须叉开五指插进瓜瓤,捞起若大一块中心瓜瓤,一甩籽,“突嘟”塞进口中,吃到肚里,那甜沙沙、凉丝丝的感觉别提有多美了,你不亲口吃吃,说是说不清楚的。
尤其是北方人豪饮之后,头昏脑胀,口干舌燥之时,吃上三、五个打瓜,便除烦解渴,酒意顿减。
种瓜就得有人看管,当地管看瓜人叫:瓜把,意为看管、把守瓜田的人。这种活好人不愿意干,赖人干不了的,一般人看一年就不干了;唯有村子里的独身老大爷—陈天生看了一辈子的瓜。一提起“陈瓜把”方圆百里都知道。至于他真正的名字只有在写户口、写礼帐时才能叫准。“陈……陈瓜……”每逢喜事写礼帐的人为难时,陈瓜把总是吼一嗓子;“什么陈瓜把,老子大号叫陈天生,真是地……”于是写礼人写完陈天生几个大字又觉得怕今后人家弄不清楚,便又用括号写上;陈瓜把。
陈瓜把光棍一条,无牵无挂,从十几岁就给地主看瓜园,解放后又给生产队看打瓜,看瓜的资历实在是高深。
陈瓜把整天衔一根黄铜小烟锅,“唏溜唏溜”地吸着旱烟。北方的风沙吹的黑黑的脸上沟纹纵横,旱烟和浓茶染黑了牙齿,夏季爱戴一顶草帽,不分昼夜地巡转在打瓜地里。有时偷瓜的人们几番探视,确认陈瓜把不在,刚下手摘瓜,暗自庆幸时,“狗杂种,站住!看你往哪跑?”一声炸耳的断喝,陈瓜把神出鬼没地来到眼前,偷瓜者或窜起逃去,或脚软筋麻连连求饶。
陈瓜把的大半生都在寂寞的荒原上度过,性格挺古怪,但对我们这帮小孩子却很好。看瓜最忌的是小孩子们,我们那群小伙伴,东遛西窜、神出鬼没,这边几个小鬼头故意大喊大叫地玩耍,而另几个小兄弟则爬进打瓜地。钻到人头高的小麻籽棵子下面,看准附近的瓜,手疾眼快,脱下小褂、背心用草在底下一扎,装满瓜,迅速溜出瓜地,即便是看瓜人怀疑有人进瓜地,咋唬一通,没见动静,也便罢了。但我们从不偷陈大爷的瓜,陈大爷也最喜欢我们这帮小兄弟。
 
 
 
初秋的夜晚我和几个小伙伴跑到陈大爷的瓜窝棚里,坐在临时搭的土炕上,棚里马灯昏黄,棚外月光皎洁,陈大爷坐在棚口的木椅子上,一边喝着浓浓的红茶,一边“唏溜唏溜”地吸着旱烟,一边给我们讲故事,有趣极了,直到用手支着下巴听入神的小朋友快睁不开眼时,才被陈大爷赶回家。陈大爷经常舒展腰身,练几路拳脚,据说他的功夫不错,一年秋天,我们几个伙伴正在瓜窝棚玩耍,忽然,几个下乡扎根的知识青年闯进瓜地。
“嗨!老头,吃几个瓜啊”。他们不管陈瓜把同意不同意,胡乱地摘起来就砸,打开许多生瓜,扔了一地。
我说你们先别摘,我给你们挑几个熟的吃,砸些生瓜叫啥呢?哪有你们这么吃瓜的?”陈瓜把火了。
“嗨,这老头脾气还不小,吃枪药啦?”一个高个青年斜着眼走过来。
“怎么着,想打架?老子他妈打架时你还不知在哪转筋呢”。陈瓜把火气上冲。
“我说老头,瞧你那样,我真懒得跟你动手,一旦摔坏了你,这药费我可赔不起;实在要较量,我用一只手吧”。高个青年斜着眼,做半睁半闭状,一只手伸过来,另一只手插进裤兜里,嘲笑着陈瓜把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童年的打瓜园(小说)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