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5999tk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爱情花不语(小说)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11-14 01:39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爱情花不语(小说)

 
文 / 那日娜(蒙族)
 
       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说泪先流。
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。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。
 
    六年前的四月芳菲天,我独坐南窗下,吟吟诵读李清照。彼时我不懂得李清照,不懂得她的千般哀愁,万种幽思;更不懂得家园成梦的茫然、怫然。春尽花衰的日子里,李清照无心看窗外风景,明诚君的旧物依然,却已物是人非,万事皆空!纵有金华城外的枝头残花,但没有一叶扁舟能载着她乘风破浪,去追寻那远去的爱人。
那时候,我貌美如花的妈妈年方三十有二,她斜斜地偎在花格窗外,目光迷离,水色妖娆。玲珑的葵花籽壳像一只只灵动的飞蛾,从她精巧的红唇中栩栩飞出,扑闪闪地在空中画出优雅十足的弧线……我稚嫩的童音刚刚沉静下来,妈妈头也不回地催促道:再念!于是,我捧起膝头的书本,又一次高声诵读,声音金子一般汩汩流淌开来。那一年,我十岁。
十岁那年的往事,犹如一道孙悟空的紧箍咒,紧紧地箍住了我日后的岁月,即使没有唐僧的咒语,依旧愈箍愈紧,固若金汤。十岁时我未能读懂李清照,也未能读懂妈妈,那时的妈妈想必也有舴艋舟载不动的许多愁。所以妈妈喜欢李清照的词,喜欢李清照的愁。她们是同病相怜吗?可妈妈有爸爸呀!爸爸没有像李清照的明诚君一样,永远地留在了石头城的黄泉之下。他们夫妻二人依旧可以同看庭前花开花落,同听檐下燕语莺喃。但妈妈不与爸爸同看同乐,因为妈妈厌弃爸爸是个只会莳花弄草的花匠,他们也好像从来没有过爱情,所以妈妈羡慕李清照,李清照有着生死不渝的爱情。
 
 
 
自从我出生起,就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在蓝山市远郊的花圃。每年四月芳菲,花圃里百花盛开,争奇斗艳,宛似人间仙境。但妈妈不喜欢这姹紫嫣红的花圃,她一心向往城市里的生活,向往有爱情的生活。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妈妈坐在花圃前的石墩上闲聊,妈妈手指着远处池塘里一蓬勃勃的淡红色荷花,突兀地说:莲心,你记着,那荷花也叫爱情花!我抬头懵懂地望着那一团淡红,久久地,心湖里第一次掀起不祥的涟漪,一荡一荡地冲击着我稚嫩的心壁。那时候,我不懂得爱情,总觉得爱情应该属于夫妻,想不明白荷花怎也会有爱情?并且堂而皇之地叫爱情花?我想,妈妈天生就是个诗人,像宋朝的李清照,但爸爸决然不是赵明诚,所以,妈妈对爸爸没有爱情,但妈妈却异想天开地认为荷花有爱情。想必妈妈是艳羡荷花的。然而,妈妈难道不知道荷就是莲吗?莲花虽美,莲心却极苦,妈妈竟给我取名莲心。莲心,莲心,妈妈口口声声地如此轻唤着,是否说明她自己的心比莲心更苦呢?!时值十岁的孩童,我无从知晓,亦终无破解之法。
直到,直到那年暮秋,妈妈突然离家而去,不知所终。
六年后的今天,又值人间四月天,我孤独地坐在依然姹紫嫣红的花圃前。妈妈六年来杳如黄鹤,爸爸每年都外出追寻多次,每一次都是满怀憧憬而去,又都失魂落魄地归来。今年爸爸离去的时间尤长,已经整整两个月了,眼看着花圃里的花开了又谢,雇用的花工忙里偷闲,躲在花圃一隅喝酒赌牌,不亦乐乎,我却无心多顾,只日日坐在石墩上翘首以盼。那一条通向青石岭的灰白色小路,仿佛是永远望不尽的天涯,我的目光生生被拉成不绝如缕的蚕丝。
 
 
 
自从妈妈离去之后,我不再读李清照。不读李清照的白日和夜晚一样宁静,宁静得似乎轻轻一弹,就能弹出一地锦瑟。于是,目光中便有了葱茏的味道。沿着这种葱茏的味道,我看见遥远的灰色小路上一星褐色的斑点,斑点在浮动的日光里虚虚地放大,放大,直至变成一辆威猛的越野车。汽车在几米远的地方“吱”一声停下。我惊讶地瞪大眼睛,张大嘴巴,脑海里认定是爸爸找回了妈妈,但又有些不自信。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喜,我竟忘记了该做些什么,像一只温顺而惊呆的羔羊,目不转睛地盯视着眼前这一钢铁铸就的庞然大物。不知过了多久,车门缓缓开启,走下汽车的既不是爸爸,也不是妈妈,而是一个体格健硕,有着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英俊脸庞的中年男子。男子在刺目的阳光下眯起了眼睛,然后若无其事地转着身四处观望,好像对身处的环境还相当满意,脸上是那种志得意满又轻松惬意的表情。这时,我才霍地跳起来,恰如一只敏捷的藏羚羊跑向汽车,双手扒住车窗用力向里张望,车厢内黑黢黢空无一物。我一屁股跌坐在草地上,一时方寸大乱。须臾,双手捂着脸颊,伤心欲绝地低声呜咽。呜咽声终于惊动了车前左顾右盼的男子,他奇怪地“咦”了一声,慢慢走近我,温和地问:小姑娘,你哭什么?家里大人呢?我听到金石一般的声音,铿铿锵锵地在耳畔萦回不去,便倏地抬起头,眼泪在那一瞬间莫名其妙地凝结。我看到一张希腊雕塑般的俊美的脸,正悬浮在头上方,那一刻,我竟想到了神话中变成水仙的那个古代美男子。不知为什么,没有见到父母的失落竟慢慢地淡去,我踌躇着站起身,拍掉粘在白色短裙上的草屑,眼睛一直望着男子,脚步迟疑地一步一步向后退着,突然,猛一转身,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,仓皇逃遁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 爱情花不语(小说)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