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5999tk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愿雪剪梅香(小说)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11-14 01:28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愿雪剪梅香(小说)
 
文 / 那日娜(蒙古族)
 
盛夏黄昏的太阳是一朵灼灼怒放的牡丹,妖娆而热烈,将西边天际晕染成一幅浓墨重彩的丹青。在这偌大的彩色背景下,唐冰孑然孤立在香山脚下茂密的草丛中,一袭薄如蝉翼的黑色纱裙像一面旗帜迎风招展,墨色宽檐凉帽在她苍白的脸颊上投下一抹铅色浓重,宛若缭绕的雾霭,迷离了那一双原本清澈的秀目。她抬头望着空洞的远方,心绪无端潮湿起来,目光变成了细碎的雨丝,纷纷扬扬。
 
 
 
唐冰幻术般摸出一支又长又细的香烟,夹在干燥无血色的唇间,动作娴熟地点燃。霎时,一团蓝色烟雾像纷飞的群鸟,乍着翅膀盘旋在她的头顶,她出神地望着那些小精灵,脑海里俄罗斯套娃式的谜团却越变越大。她恐惧地四处张望,唯恐传说中的魑魅魍魉从不远处的密林中咆哮而出,飓风般扑向孱弱的自己。她慌手慌脚地将吸了一半的香烟扔进脚下泥泞,在皮包里无目的摸索着,一张小小的淡绿色卡片无声地躺在掌心,一行娟秀的蝇头小字跳入眼帘:河流是月光剪裁的霓裳,清幽里舞动千年梦想,我是你亲手栽下的红梅,花开盛处一树心香。唐冰突然间像是有所震动,但瞬间脑海里一派空茫。正当她踌躇不安时,一阵清婉低回的铃声将她从迷蒙混沌中惊醒,她掏出手机,眼波流转处掠过一缕清秋月色。
手机里表妹莫微霜情绪激动,说:冰糖,告诉你个好消息,萨仁考上北大中文系了!她可是受了你的熏陶,日后或许也是个出色的作家。唐冰怔住,脑海里那熟悉的混沌再次暴风骤雨般袭来,她一时语无伦次:哦,是……是我想。莫微霜有些莫名其妙,问:冰糖你怎么了?唐冰顿住,支支吾吾:是啊,我怎么了?莫微霜气急败坏:我在问你出什么事了?唐冰吞吞吐吐:微霜,医生说我抑郁了,大约有半年了……不过一直在吃药,你放心。莫微霜一听,惊叫起来:你得抑郁症了!怎么会这样?!然后略一思索,急促地说:你快回来吧,我带你去漠北散散心,没准儿你的病就好了。唐冰无奈地叹息:我也想离开北京,但电影《雪尘》剧本刚刚收尾,这可是我的长篇自传体小说改编的电影,里面的主题歌词还没写好……未等唐冰说完,莫微霜急了,喊起来:到底是身体重要,还是你那个电影重要,你自己掂量吧!电话“嘟”一声挂断,唐冰盯着沉默的手机发愣,脑海里茫昧的混沌奇迹般裂开一条缝隙,有漠北的清凉丝丝渗透进来,她想象着那远离尘嚣、驼铃漫漫的塞外圣地,心头一时水色潋滟。
 
 
 
几天后一个微雨黄昏,唐冰和莫微霜在乌尔罕假日酒店如约相见。莫微霜欢喜地上前拥抱唐冰,并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。唐冰像往常久别重逢一样,将一盒精致的进口巧克力拍在莫微霜手中,轻声问:漠北之行安排得怎样了?莫微霜吃着巧克力,甜蜜地说:放心,我找了个出色的导游,包你满意。唐冰突然间想起什么,有些不好意思地问:你说的萨仁是哪一个,我想不起来了。莫微霜担心地看一眼脸色晦暗的唐冰,说:三年前,你回呼和塔拉乡母校捐书讲学,是不是有个女生上台献花,还作为学生代表发言?唐冰恍然大悟,惊喜地说:我想起来了,一个长得很古典的小姑娘。莫微霜点头微笑。
翌日,晨光熹微,莫微霜开着白色越野车载着唐冰上路了。当一轮葵花般明艳的红日冉冉升起时,越野车已将喧嚣的县城和大片大片的田野抛诸身后,扑面而来的是高低起伏连绵无尽的绿色沙海,公路如同一条青灰色的丝带,随意任性地飘浮在碧海清波间。唐冰出神地放眼远望,记忆中这片广袤沙漠是永恒的金黄、流动的风景,如今一改往日容颜,变得清明温顺,仿佛一位身着绿色纱裙的仙子亭亭玉立在旷古天地间,无言而执著地守候着脚下一方净土。越野车一路乘风破浪,层层叠叠的绿波碧痕翻卷开去,如一阕清雅瑰丽的词,流淌着诗意的美。唐冰感慨地说:我想起小时候见过的大漠,狂风伴流沙,天地混沌一色,没想到今日塞北沙漠绿化竟如此成功。正在专心开车的莫微霜听了,不无骄傲:那是,乌尔罕旗可是内蒙的绿化模范。接着又说:马上就到呼和塔拉乡了,那里是乌尔罕最北乡镇,再往北就进入大漠了。唐冰兴奋:汽车能开进大漠吗?莫微霜摇头:我们要徒步穿越四十里沙漠,日落前能赶到呼和淖尔湖夜宿。唐冰惊叫:原来你一直卖关子,我们此行目的地不止是大漠,还有漠北明珠呼和淖尔,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洞天福地!莫微霜摇头晃脑:知冰糖者莫微霜也!知音啊!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愿雪剪梅香(小说)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