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5999tk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文章阅读 > 文章大全 > 正文

榕树深褐色的气根,从树枝上婆娑垂下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08-30 16:37 阅读:93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寻秋 | 作者:莎莉

 
 
如果在北方,当下秋意是很浓烈的了,白杨树、槐树、银杏被秋风荡涤得炫黄耀眼。一阵风儿吹过,树叶哗哗落下,树上、地下汇成了金色的海洋。秋来了,它迎着你走来,你躲都躲不开。
 
我总想在南方的满目绿海中寻找秋的影子。花依旧开着,树木绿盈盈的。身着短衣、短裙的人儿不时在眼前匆匆而过,隐约可见他们额头上的汗珠。秋,你在哪里?秋分、寒露已过,我却还在南方的绿意中寻找,寻找那斑斓绚丽的季节。
 
木棉树的叶子开始落了。它春季开花时,树上居然没有一片绿叶相衬;花开后才长叶,如今厚实的叶子变得稀疏——它是否已经在孕育来年的木棉花红了呢?冬天光秃的木棉树也许是南方少见的景观了吧!
 
榕树深褐色的气根,从树枝上婆娑垂下。土黄色的成熟叶子慢悠悠从半空飘落。整个榕树依旧枝繁叶茂。新芽不断生长,老去的树叶甘于沉没;南方的秋,绿仍是主题,草木不懂人间风情,哪管已是深秋。
 
很多树,我叫不上名字。树有百种,叶有百态。我认识的那些树,许多只能按形状在心中一一问候它们了。
 
 沿着弯弯曲曲的土山一路寻找秋色。石阶上几片弯如月钩的叶子,静静地躺在那里。土黄的叶片,弯得好看,弯得俊俏,恰似女人额头上的那弯柳叶眉。
 
在一片空地上,我发现了一粒粒好似小斗笠一般的硬壳,四周红中间绿,顶尖俨然已是秋的颜色了。它太小了,小得如黄豆粒大,是花,是籽,我无从知晓。它从高高的树上跌落,是在回应秋天的召唤吗?
 
路边有一种树木开着淡紫色花朵,叶子被虫吞噬将尽,叶面镂空,独具匠心。难道秋天的叶子比春夏更肥美,还是虫子的雕刻技艺在秋季更纯熟?这是一叶知秋,还是一虫雕秋呢?
 
傍晚时分,我听不到牛蛙那憨厚低沉的叫声了。蛐蛐也有一声没一声的吟唱,已然没有了夏季争风吃醋般的对唱。南方的秋,是一个没有小生灵热情讴歌的秋。
 
拐过土山,一位六十岁开外的老者坐在亭柱边吹着曲子: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,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……亭子四周绿树环抱,粉、红、白三色的三角梅也在此盛开。他走过大半人生,经历了春天的朝气,夏天的丰盈,如今却独醉在绿树鲜花簇拥着的人生之秋里……
 
夜幕降临,霓虹灯、路灯闪烁着迷人的光辉。一对小青年的对话从身后传来:
 
女的说:”过年不知放几天假,我们什么时候,才能回家呢?”
 
男的回答:”要早早买票……给家人带什么礼物呢?”
 
春天,他们来到南方打工,夏天,他们在工作中挥洒汗水;现在秋深了,他们又开始了新的祈盼。南方的秋是一个催生希望的季节。
 
 谁说南方没有秋?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榕树深褐色的气根,从树枝上婆娑垂下的感言